受,譯。
總是冷靜沉著。基本上來說,是撲克臉。
「不會輕易掉淚,也不會生氣。就算覺得感動,也很快就能忘了」
儘管嘟噥著這樣成熟的話語,
在畫面中不論是曖昧的感情還是複雜的人物形象,
都能自由地輕鬆地深刻的發揮演技,演員,二宮和也。
身為一個男性,如何將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與演出的腳色連結在一起?
高興的事、悲傷的事、喜歡的人、討厭的東西,
悄悄祕藏在內心裡的想法是什麼?
即將在下個月開始的連載前特別企畫。後編是
逼近“NINO的不可思議”,與感情論、演技論有關的四個話題。




不會在人前表露感情,在曖昧的表情背後的真心話

我從小就是個不會把喜怒哀樂表現出來的小孩子。我想是對自己不抱任何的興趣吧。
不會在意別人是怎麼看自己的。
從以前開始每當我對什麼事情有什麼感覺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我無所謂,
可能是我有張撲克臉的關係吧。真是性情乖僻對吧(笑)。
我覺得會在人前高興、生氣、哭泣,這樣把感情表露無疑的人,其實是很為別人著想的人。
比如說,嵐跟工作人員一起去吃飯的時候,相葉或是潤會說「超好吃的!」
之類的話是因為他們能看出周圍的氣氛。當然,我也是真的覺得好吃。
但是會把那樣的心情表現出來,是因為溫柔的關係。
我認為一定也包含了為了讓大家有「覺得這麼好吃真是太好了」這樣高興的感覺,
有這種為人著想的想法。我就不會這樣子做。
可能也因為我本身只是很單純的對食物不感興趣而已吧(笑)。
我的內在有很豐富的感情喔。
在玩遊戲或變魔術的時候會覺得很快樂,在辦演唱會的時候也會感受到無法一語表達的感情。
不過,我會認為在這種時候變得很感性的話是不行的。
任由自己的感情驅使的話,會變得很自以為是。
只有在情緒過於高漲前壓抑住,才能夠以更高的層次為目標。
比如說,就算一場演唱會很成功,但是因為這並不是終點所以沒有時間感動。
快樂也好悲傷也好,雖然在那個瞬間會如此感受,
也會馬上重新整理自己的感情,會想說要再繼續向前進。




認為“受歡迎”跟“有人氣”是不一樣的理由

感受這種事情,是會使用能量的吧。
所以阿,我不想要把能量使用在「討厭」這樣負面的感情上,也就很簡單的不會去討厭人。
相反的,因為「喜歡」的感情是屬於正面的能量所以我想要珍惜。
不過大概是我不會表現出來吧,所以很難被理解。
可能也因為這樣我很少有跟自己同世代的朋友呢。
常常一起喝酒的都是四十幾歲的人。像是(高橋)克實先生、勝村(政信)先生之類的(笑)。
相對的,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是個被大家所喜歡的人。
要說受歡迎還是不受歡迎的話,我覺得我是不受歡迎的喔,我說真的!
我覺得如果不能讓自己傾心的人喜歡自己的話,根本說不上是受歡迎喔。
在我的認知中“受歡迎”跟“有人氣”是很兩極化的不同喔。
在辦演唱會的時候雖然會覺得「啊~,嵐真的人氣很旺呢」,但我不認為這樣是受歡迎。
得到大家的聲援真的很高興,不過大概呢,大家是因為有那樣的距離感才會這麼喜歡我們吧。
比如說,我很喜歡竹內結子小姐唷。但是那是因為在電影或雜誌裡看到的距離才喜歡。
是那種會有妄想,是一種敬愛的感情。
我不想讓那樣的情緒幻滅,如果有一起演出的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很煩惱。
大家會喜歡我也是這樣吧。
我想在現實生活中會喜歡我這樣演唱會後就只會回家玩電動的男人的人一定很少啦。
如果真的喜歡上這樣的我,也很可憐耶,我會忍不住想說一定有其他更好的男人吧(笑)。




演出一位男性的腳色是無法條列出來說明的

每當演出新作品,被問到「這次演出的腳色是怎麼樣的人物呢?」的時候,就覺得很困擾。
因為對於一個人,是沒有辦法把他的特徵條列出來說明的。
即使是一樣的人物,他的感情還有人格特質也會因為與接觸對象間的關係而變化吧。
像我在跟經紀人相處時的氣氛,跟現在這樣接受採訪時的氣氛是完全不同的。
我想這就是跟說話對象關係的不同造成的吧。
我在「流星之絆」裡演出的功一這個腳色也是這樣。無法正確說出他是個怎樣的人耶。
既會保護最喜歡的妹妹,同時又會對不可靠的弟弟感到很煩燥,
在跟妹妹或是弟弟相處時的功一,在某種涵義上,就是不同的人。
和常去的咖哩店的店長接觸時的功一又是另外一個人。
而且所謂的關係,不只是劇本的設定,更是由現場的演員們所說的台詞孕育出來的。
當然也有不是這樣做的演員。我覺得也有那種會想說
「因為角色設定是和那個人敵對,所以總之就用不和那個人講話的態度來演」,
一開始就這樣決定的演員。
那樣應該也沒有錯,但我不是這樣的。首先我會思考為什麼會與那個人產生敵對關係。
所謂討厭的人,並不是無條件就去討厭的吧。
會去討厭一個人是需要能量的,所以沒有理由的話也沒辦法和對方有敵對的關係。
儘管考慮到這一點,如果不實際在現場和對方對戲,就沒辦法了解當下會沸騰著什麼樣的感情。
我想好好珍惜這種無法用條列來表達的感情還有人格特質。





靠著想像還有妄想,就能過著不同的人生

關於演戲這件事,如果不和演出角色擁有相同感情跟經驗就不能演得好,我覺得不是這麼回事。
再說,就算是沒生過小孩的女孩子,也會瞭解做母親的心情吧。
透過演戲可以回顧自己走過的人生道路,而所謂演戲更是即使沒走過的人生也要試著去走吧。
也不會因為演出的人物跟自己相像就比較好演。相反的,跟自己很像的角色反而很難揣摩。
天生頭腦聰明的人也沒辦法演出很聰明的角色吧。
因為應該也沒想過自己為什麼會很聰明這件事吧。
我覺得最合適的角色應該是跟演員的本質完全相反的。
正因跟自己不一樣,所以想像才能不斷的膨脹吧。
我很喜歡想像還有妄想,所以演戲我也覺得很有趣。寫故事也是這樣。
18歲左右的時候我很想參與演戲的工作,結果跟事務所的人說了之後,
他們叫我自己先寫寫看故事再說......。
第二個作品左右吧,我寫了人魚公主的故事。
內容是墜入戀情的人魚公主為了實現戀情而用失去自己的感覺作為交換。
當喜歡的人開始面對自己、跟自己交往的時候,自己的視覺、聽覺還有味覺等等感覺都會慢慢的消失。
最後主角雖然想要自殺結束生命,但是已經失去了痛覺。
總之結局就是想死卻死不了的感覺油然而生。品嘗著絕望永遠生存下去
……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個超現實主義的故事呢。我怎麼會寫出這種故事勒(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sminearashi 的頭像
jasminearashi

JASMINE遊園地-新家

jasminear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