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宮和也 It [一途]

第五回  自卑感

遭遇的每件事,還有一路走來的道路,如何去面對都是看自己。

看似脾氣古怪,其實始終如一的二宮和也的一途是── ?




很喜愛似的觸摸著新的撲克牌。把右手拿的牌在左手攤開再收起來,重複了好多次。

他的手讓人很印象深刻。比言語更有用更能充分的訴說著他的心情。

  「手?  對了,以前在拍電影時曾經被蜷川(幸雄)先生說過『好像漢堡排的手喔』。是不是因為是自己所以沒發現,我的手有這麼圓圓的又咖啡色嗎?  我很驚訝的這樣想()

(: 蜷川幸雄曾是演員,現為日本知名導演,是名攝影師蜷川實花的爸爸)

 的確。很靈活的他的手指,並不是很修長。

  「我自己是不覺得這雙手有什麼好或不好的()。人到底是什麼時候記住了“自卑感這樣的話呢。小時候是不知道的吧。自己擁有什麼,又沒有什麼。人大概都是別人說了才會發現吧

  sp單元劇裡成功演出腦性麻痺的超級業務員,NINO說「我把腦性痲痺視為是個性的一種」

  「所謂腦性麻痺好像是在胎兒時期,因為腦部受損而發生的。因為知道原因,所以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現象。雖然感覺生存很辛苦,但患者本身是一直這樣子活過來的。明明是不是很瞭解的不相干的人,卻覺得“身心障礙所以很可憐而帶有有色眼光是怎麼回事。那麼,我的左撇子呢?  當然,我不認為腦性麻痺跟左撇子是可以相提並論的。但也有那種即使練習右手也做不來的事。即使表面不會被發現,但如果在空間狹小的地方吃飯的話,會因為左撇子而手會碰撞到隔壁的人造成吃飯不方便吧 

  我認為重要的是要瞭解自己與他人的不同之處吧。比如說,即使有人會去模仿有身心障礙的人士,但因為跟自己不同,也有可能是純粹很感興趣才會做這樣的事吧。與其去接受大人委婉的說法,只要自己去接近的話,我想一定更能瞭解對方吧。這時如果老師不分青紅皂白的罵說『給我住手!』,氣氛就會變的很怪耶。在什麼都不瞭解的情況下就產生偏見跟歧視真的很可惜對吧」

用年齡或立場、擁有的東西或條件這些事情,人是無法單純的被劃分的。

  「我不喜歡將人際關係劃分上下位。我認為基本上大家都是一樣的。所以,我不管和誰去吃飯都會盡量各付各的。和比自己年長的人去吃飯,如果擺出要給人家請客的樣子的話,那麼一開始就決定了彼此的關係性了對吧。想說的話也說不出口了這樣很無聊()。和晚輩一起去吃飯時也是『我會請客所以要顧慮我』我不擅長這樣做。如果我坐在離入口近的地方就會幫忙點菜。正因為我從小就不擅長和人交往,大概才會抱有這樣的想法



我認為擁有很多反而生存得比較辛苦

「我唯一的自卑感應該是“同世代吧。非常的不在行()16歲時演出『危險放課後』這部戲時發現的。之前的連續劇都被大人包圍,但那部幾乎都是同世代。無法好好對話……而且以前想都沒想過接近他們()。結果後來發現,1個月瘦了6公斤 之多。本來我也不是體重那麼重的人,結果一下子瘦了這麼多。身心都到極限了呢。行程的忙碌可能也是原因之一,讓我對同世代的不在行更加嚴重了()

事不關己的樣子淡淡的笑著說。

  「不過也因為那部戲才認識了(高橋)克實先生。後來在綜藝節目裡也曾經去當某人的孫子、照顧小孩子等等的,在經驗的累積下對人也慢慢的習慣了。結論是,我認為自卑感是看我們怎麼去面對它。有人將它視為包袱也有人當作是動力,我大概兩種都不是吧。駝背也是,如果客觀的來看的話,雖然會覺得很遜,但是我想平常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樣子所以就算了()。不管是長相,還是家庭環境,雖然沒有得到特別的恩惠,但也不會去羨慕其他人。因為阿,擁有很多的人反而很辛苦喔。在非常優良、什麼都有的環境裡成長的人,身邊一定有很多會顧慮他的人。這種掛慮的程度,還是少一點比較好吧()

不把黑暗與黑暗,光明與光明放在一起看待,這也很有NINOstyle。光明與黑暗對他來說就只是存在在那裡而已。

  「我果然,脾氣很古怪? 其實我阿,明明就喜歡有效率的事情,但意外的就是忍不住會做一些多餘的事。看到禁止進入的牌子就會想進去,寫著不要攪拌的東西我就很想偷偷的去攪拌它()。就算知道不可以,手也會忍不住伸出去。這是為什麼勒。這是我小小的自卑感()




------------------------------------------------------------------------
今天在公車上看到幾位聾啞人士在用手語對話,
就讓我想到NINO在這篇連載裡說的話,
我想,雖然他們聽不見也無法說話,
但他們還是像我們一般人一樣過著自己的生活,
無法出聲但是一樣有笑容,
他們跟我沒有什麼不同,
只是語言表達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sminearashi 的頭像
jasminearashi

JASMINE遊園地-新家

jasminear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