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宮和也 IT【一途】

第四十一回  毀約

冷靜與熱情,成熟與未成熟,超然與不屈服。

正因為擁有許多相反的要素,

所以會吸引他人。二宮和也的一途,

是由始終如一的心思編織出來的--。

 

  兩手端著咖啡杯站著。即使在似乎散發著甜蜜氣氛的情況下,只要是由他表現就會讓人湧起不只是那樣的想像力。 
「拍攝的時候我什麼都沒在想。只對在眼前的攝影師有反應,按照要求去動作而已」

對於“自己”的呈現方式沒有堅持。能夠將自己完全託付只是當作拍攝素材,NINO隨興的說「因為是傑尼斯不是嗎?」。 


 
「傑尼斯還真是厲害呢,只要和事務所的前輩們聊天就會再次這麼認為。有時候,會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喔。有時候會和TOKIO的松哥(松岡昌宏)跟關8的橫山跟我們家相葉氏喝酒,中間還會叫V6的坂本くん一起來()。其他天的時候,又和(國分)太一くん還有ぐっさん(山口達也)(松本)くん6個人左右一起。那時候,中間突然聊到『傑尼斯是什麼?』這樣的熱血話題,然後我在桌子角落安靜的玩撲克牌的時候,發現我的ぐっさん說『一起來吧台喝阿這樣叫我過去。不過,回家的時候,是太一くん送我的() 


 
從他愉快的口氣裡,傳達出他對前輩的信賴感。 


 
「傑尼斯裡之所以有這麼多優秀的人,我想很重要的一點是因為很早就開始工作這件事。相對於很多人在18歲進入演藝圈,傑尼斯都是在12~13歲就進去了對吧。在那5年之間,我認為吸收能力是無人能敵的。因為是小孩所以也不會有心機算計。所以不會把這份工作看成是職業喔。所謂的藝人,如果冷靜的當作職業來看待大概是有風險的,傑尼斯的狀況是,就是在『崇拜前輩』、『跳舞很開心』維持著這樣純粹的心情奔跑之下就這樣出道了() 


 
打從心底尊敬事務所的前輩。也一路學了好多事。但是,另一方面,他卻覺得自己,並不像是傑尼斯的。 


 
「因為我很不認真阿()。首先,演戲時不會全部照劇本去演。我只會以自己演的部分為中心去讀,而且還會只記台詞的意思然後用別的話去講。第一次演戲劇『跨越天城』,明明就還只是普通的去演而已,但在『拭去淚水』的時候,就已經是現在這種風格了。也是有10幾歲的那種叛逆心,也覺得說全部照本宣科這樣有意義嗎。剛開始雖然就是很血氣方剛,但長大以後也用相同的作法去演所以很有趣」 



與其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

更想製造出大家都能提意見的現場 


 
只有一次是例外的。就是拍好萊鎢電影『來自硫磺島的信』的時候。 


 
「因為(柯林伊斯威特)導演他,是個覺得不讀劇本也沒關係的人()。不過,其實我讀了。因為導演的拍攝現場沒有彩排,所以每一次,演員們自己在飯店大廳集合後練習了喔。但那時候並不會特意的請(渡邊)さん或是伊原(剛志)さん等合作的大前輩一起來在和當地的日本人演員練習時,我就代替謙さん或伊原さん的角色去演。那時候也是這樣想的,我還真喜歡破壞既有型式呢。雖然也有那種縝密的累積類型的演員,我則是完全相反。什麼都不會累積。相反的,我只會去思考要如何將有形的東西進行破壞,破壞很有快感呢。現在也是。在彩排時故意以快節奏演出,正式演出時則是用雙倍的時間,做出間隔而沉默這樣子() 


他說他不喜歡約定。
 


 
「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基本上我不喜歡吻戲()。比如說,就算在達到戲高潮的死亡鏡頭,儘管痛苦卻也會很一般的親下去對吧? 雖然是想要讓故事變的精彩,但就覺得是在打安全牌呢。就算是愛情故事也是這樣。實際上,因為這個演員的極限就是吻戲,所以大概就會在最終回簡單的讓他拼命親就好。我覺得這樣缺乏想像力。我想要去摸索更有趣的結尾」 


 
聽起來冷酷的話語裡,

總是蘊含相當大的熱情。 


 
「有關演出的作品,我不想一個人想太多。要是我一個人去思考,那麼就算那樣是錯的,也會自己覺得是正確的。比起那樣,我希望創造出一個各種人都能說出意見的現場。我喜歡就算是最低階的助理導演也能說出想說的話的現場。那種無法說出自己想法的現場,什麼都無法吸收對吧? 只要好好的工作就能覺得快樂,我希望創造出讓大家都有這種感受的現場」 


 
不只是破壞摧毀--從中獲得生命的人,所以才會有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sminearashi 的頭像
jasminearashi

JASMINE遊園地-新家

jasminear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