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宮和也 IT【一途】

第四十四回  恐怖的表情

明明從他的觀點和話語裡就有諷刺的真實感,

但他的存在卻沒有生活感。

造成二宮和也的,始終如一的心情

至今一路走來的一途又是?




「早上起來打開窗戶,『好舒服喔~』我是不會這樣子想的呢。所以,大概才會被大家說我沒有生活感吧(笑)」
“房間可以看出人的內在”雖然有人這樣說,但他的房間果然也是沒有生活感。 「首先,東西很少。裝飾的東西有,嵐5人的簽名。在出道10周年紀念的時候,簽了5千張限定的簽名板。還做了編號,我有一張那個,我的是幾號阿……不記得(笑)。然後還有,『最後的約定』那部戲時作的紀念盾,松本大洋老師畫給我的色紙,leader的伴手禮的甘地擺飾差不多這樣。劇本也是只有『來自硫磺島的信』和『惡童當街』而已。阿,還有,GANTZ suits躺在收納櫃裡(笑)」

他說對東西沒有執著。

「大概是因為小時候開始就很熱中打棒球,也沒有甚麼收集人偶的興趣(笑)。雖然喜歡拍照,但也只會把要給人家的份洗出來而已。還有,就只有在電腦裡放了資料而已……」

好像突然想起來似的他拿出手機,說「你看!」,讓我們看了裡面的照片。照片中的是,嵐連續4年舉辦演唱會的國立競技場的照片。他說是彩排的時候,從舞台上拍下的會場。在太陽開始西斜的時刻,舞台被燈光的光線包圍,凝視著還沒有觀眾進場的觀眾席。是散發著神聖氣氛的一張照片。

「是很珍貴的照片對吧?(笑)。是在第1年的國立時照的。那時候,因為想說能夠在國立辦演唱會或許不會再有下次了。成員們也是大家拼命拍照。就是因為那樣彩排才沒進度(笑)。這張照片之所以有趣呢,是因為這是只有在舞台上的嵐才能拍到的照片。雖然攝影機也從彩排到正式開場,還拍了後台花絮,但那說穿了是從攝影師的位置,從他的眼光拍出的照片對吧。他拍不到從舞台上看觀眾席的照片。相反的,我不但看不到在舞台上的5人的嵐,也沒辦法拍到呢(笑)」

每個人都,只要立場不同,觀點也會改變。只要觀點改變了,看到的東西還有思考當然也都不一樣。

「電影的拍攝現場也是如此。這次的『白金數據』的拍攝,不像一般電影一樣有現場採訪呢。『白金數據』是,有人的意見是和那種講花絮講到超出必要的電影不一樣,所以宣傳的工作人員一起討論後決定的。希望能有多一位的觀眾去看完成的電影的想法,我想不管工作人員還是演員大家都一樣喔。只是在想到宣傳的同時,我們首先希望能用盡全力把電影拍好。而把這件事做好了,在電影上映後也才能真正的一決勝負呢」

等到更成熟了之後

或許會變成“恐怖的人”



「對待任何事物,如果都要花費寶貴的時間跟精力的話,我希望能花在真正有效果的事情上,也想要重視它的本質。比如說,或許在製作和宣傳,以及採訪上有新的方法可以運用。以和平常不一樣的眼光去挑戰新事物,我不會介意也會想要試試看。但是,一旦說出這樣的話,也許就會被當成是個既任性又很麻煩的傢伙了呢(笑)」

那也是沒辦法的。如果必要的話,NINO覺得就算被誤會也沒關係。

「說到這個,以前在現場好像都會有那種“恐怖的前輩”現在變少了對吧!? 是因為現在不會影響他人的人比較吃香了吧。不過,真的是那樣嗎? 我以前在前輩很多的現場經常接觸到有恐怖氣息的人吧。對於很強烈的提出主張,有時會生氣,表現出壓迫感的有年紀的演員,大家都很怕,會敬而遠之,但我很喜歡。前輩們露出恐怖的表情,故意把氣氛弄差我覺得是有理由的呢。雖然很重要,但是用說的很難傳達的事情,還有就算說了也沒有意義的事情為了讓大家發現,所以故意那樣做的吧。經常聽到人家說“要會看人臉色”,但那句話裡有什麼含義? 我覺得為了讓作品或是其他事物有深度,有時候也能擺出恐怖表情的人是比較聰明的,我也能夠理解」

NINO有一天也會變成“恐怖的人”?

「因為現在有可靠的前輩,所以我沒必要故意擺出恐怖的樣子。等到更成熟之後,或許就會變成“恐怖的人”了呢(笑)」

jasminear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