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宮和也的 IT【一途】

第五十九回  久居而安

一路受到很多人支持。

但是,總是,基本上是一個人。

抱著始終如一的心思一路走來

終抵達二宮和也的一途--。

05112013110319-00141.jpg   

 

 

  NINO的字典裡不存在的字有好幾個。“故鄉”也是其中之一。以前,嵐在紅白歌合戰中唱過的『故鄉』,在今年的「NHK全國學校音樂大賽小學組」被選為指定曲。因此,當問到他對於故鄉的想法時,他回答「在我自己心裡“故鄉”這種概念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也是年代的關係吧。我老家所在的那塊土地,比起稱為“故鄉”,“本地”這個詞反而更能夠讓我認同。也不曾去意識過屬於精神意義的“主場”呢」

 

 

 

  就像是貓一樣,他說「不管哪裡都能“久居而安”」。

 

 

 

  「不限制主場的話,客場也沒有對吧。比如說,有人會把常去的店家當成“主場”,但我又不是只去那一家店。就算是第一次去的店家人家也是很客氣的,我覺得同樣的感激。工作也是這樣。不僅限於自己的常規節目,上其他節目時不管是幹勁還是態度我都不會變。不是這樣的話就很失禮呢。把冠名節目當成自己的城堡自由的去作,但要是沒有留下收視率等等的結果,那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安居之處”()

 

 

 

  不分內外,總是平等對待。在人際關係上也是一樣。

 

 

 

  「無論是有好幾年交情的攝影師,或是今天才剛認識的攝影師,在拍攝時我自己的態度都是一樣的。不管對誰都幾乎不會改變距離感還有相處模式呢。就算是私底下感情不錯的那些人,也會有一定的距離。因為啊,我連還不錯的同業的人結婚的消息,都是因為媒體的報導才知道的()。不過,不會覺得寂寞,也不會從這件事去衡量跟那個人的關係性」

 

 

 

  NINO他,沒有安居在任何地方,也不會依靠任何人。

 

 

 

  「但是,並不是指所有人跟地方都是等價值的。對於人際關係,我心裡還是有優先順序的喔。會單獨2個人去喝酒的人是特定的,也有會特別珍惜的關係。不過,我只會放在自己心裡。不會表現出來呢。對外的時候我想當個好人(),因為我覺得和大家平等的愉快相處,是最能順暢又圓滑的生存下去的方法」

 

 

 

嵐不是讓人回去的地方

 

而是讓人還原的地方

 

 

 

  「就像市長一樣的思考模式呢。雖然不是大家都這樣,但市長啊,並不是只對從以前就住在自己市裡的人提供親切的服務對吧。也會對最近才搬遷到市裡的人提供一樣的服務。相反的,就算有人從市裡搬出去他也不會悲傷怨嘆,也不會說『到隔壁市也要加油喔!』這種話。相逢與分離是很日常的事,去接受平等看待,是自己能作到的極限呢。“二宮和也”雖然是個人,但如果換成是土地的話就是這種感覺()。戀愛上也是,要是明明就已經開始交新的女朋友,不可能還覺得『前女友現在還是我心裡的歸屬』吧()。所以,我呢,不會去想起已經離開自己的世界裡的人。在每個時刻,都誠實的去對待眼前的人與事,我覺得去享受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不需要歸屬,是因為總是以“現在”與“自己”為軸心。那麼,對於嵐是怎麼想的? NINO來說應該是特別的地方,是可以回去的歸屬不是嗎。

 

 

 

  「當然,是很特別喔。不過,我好像不曾想過這裡是我的歸屬。比如說,雖然現實裡是不會發生啦,說極端一點,如果公司說『請從今天起加入V6』,那麼從那天起嵐就再也不是我能回去的地方了()。嵐對我來說,我覺得是我自己唯一“可以還原的地方”。像這樣組成團體出CD,還有讓我們作各種不同的節目,但當去思考讓我們一個人工作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的時候,那就是,因為有嵐。本來我們就不是因為想要有solo的活動,才接一個人的工作的。以我們來說,永遠都是因為有嵐在前面。如果自己有演出連續劇的話,主題曲說不定就會由嵐來唱。因為電影而認識的人,說不定會因為我而對嵐感到有興趣,我總是這麼想。結論是,如果能還原到嵐裡面的話,那麼我就會覺得一個人的工作是有意義的呢」

 

 

 

  對於沒有安居之地的NINO來說,能身為嵐的一員,也是他心裡的一大支柱。

 

 

 

  「不過,與其說安居,應該說是責任呢。就算自己身體不舒服,也不能由別的人接手當成員。如果自己犯錯了也會變成是嵐犯的錯。我想有部分是為了不想給大家找麻煩所以很努力吧()

 

 05112013110318-0012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sminearashi 的頭像
jasminearashi

JASMINE遊園地-新家

jasminear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